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临时广告
民生车车信用卡

【经受今生·文缘】李勇:忆念姜澄清先生

发布时间:2018-12-12 13:41:58   来源:经受今生  

    姜澄清先生

    忆念姜澄清先生

    李勇

    还是不能接受先生就这样子走了,走得那么突然,让所有的人都猝不及防。

  参加完先生的葬礼,我昏沉的走出宝福山公墓。一路上先生的音容笑貌一直映像在我的脑海里,那慈祥的笑容,那亲切的关怀,不时地浮现在我的面前……

  认识姜澄清老师,还是八十年代在贵州大学管理科学糸读书的时候,教我们写作课的毕业于贵大中文糸的熊竹源老师是先生的学生,与先生亦师亦友,关糸极为亲密,熊老师带着我到先生的家里聆听教诲。说诗词歌赋亦或国家、民生之论,听他们二人在吞云吐雾中海阔天空古今中外谈笑风生的神聊,让我如沐春风受益良多。

  2013年8月 19日的那个晚上,于我什么都可以忘记,而这一天只能是铬心刻骨的悲痛。那个晚上的意外事件,让我的生命几乎夭折,在苦痛的日子里煎熬着,在一次又一次的问天地之道的凝惑中,发问对人和生命的存在,在思与痛的感受中感悟着,自己是在生命的日子里经受当下的今生。由此我想做一本书《经受今生》,以纪念自己的心路历程,感恩生命的馈赠。

  2014年11 月下旬的一天,我打电话给先生说想要来拜见,他说好的。当他和谢阿姨见到拄着拐杖满头白发的我,很吃惊的问我怎么回事。他听完我的讲述,知道了我的想法,就让我留下诗稿,答应一定为我的书写点东西,尽管他当时很忙,要赶一部书稿给出版社。临走时先生还一再嘱咐走路多注意小心点,还送了他的几本书给我。

    二三十天过去,先生电话我说写好了让我过来拿,见面时先生特意交待“我写的很短,你的诗有些离现实很近,读懂了就能明白你的诗意,有的地方可能会影响出版”我现在明白了先生一定要我过来当面告诉我他的意见。果然书的出版后来还是遇到了一点问题。

    “李勇君以清逸而略带意绪的笔调,隐曲地诉述了一个平凡人在不平凡时代里的阅历与感怀。这些诗,类乎悄悄的自语。”此时再看先生写的这个诗评,我愈发感悟到先生对人世间的参悟是多么的深刻和对我的切切关爱。

    有一次当先生听我讲和“关爱老兵”的志愿者们去滇西慰问抗战老兵的经历,他听的很认真,还不时的问几句,我讲了那些少小从军离开贵州故土报效国家的抗战老兵的故事和现状,一些健在的老兵九十多岁了还在希望着能听到乡音魂归故里。他感慨万分,说这些老兵都是国家的英雄民族的英雄,先生告诉我他的一个堂兄就参加了中国远征军牺牲在缅甸。先生爱憎分明,在他的心里泾渭分明,他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的活着。

    2016年4月 23日,那一天恰好是世界读书日。为了感谢感恩在我生命中最暗黑的日子里给了我 热乎乎的光亮温暖了我的伤痛的师友们,我在位于乌当区的当代传媒二楼展厅做了一个小活动。

  先生在我的画展活动上讲话,他的左右两侧分别是向光老师何士光老师。

  那是个阴冷天,但我的心是热的,看见先生和谢阿姨从花溪过来,我感动的无以言表,先生对我的厚爱我何以报答。特别是在事后当他知道当天活动上的有省内名家题签的签名册无端的“不翼而飞”了,特意又给我重新书写送我留念。

  写到这里,屋外是阴风冷雨,据说是在这个月的多少年都少遇这么寒冷的天,而我现在的心情是温暖的,是感动的。

  2017年春节前一天,我去给先生拜年。在聊天中先生又讲到了那个女学生,说好多人都不知道了都淡漠了,我是知道的那个名为宦璐的贵州大学的学生,一个品学兼优的正在读大三的女孩,因为追求真理的理想而告别了这个世界,一晃就快要 30年了。先生的惋惜怜爱之情不尽言中,我当即铭记在心一定要找到这个女孩的亲人,让他们知道还有一个老人在惦记着她。

  感恩上苍,天随人愿。

  在2017年7 月7日的那天,在几个朋友聚会的活动上,我遇见了宦璐的父母宦国铎和刘秀麟并成为忘年交的朋友。后来在宦先生的家里我告诉了他和他的家人,尽管快三十年了,但是还是有一些人不会忘记,当他们知道了先生是如此挂念他们的女儿,他们和我一样也是感动不已。先生给我说想要看看这个女孩的照片,当他看到时,我看见先生的眼睛湿润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连连叹息······

  这期间先生也很想会见宦国铎夫妇,无奈这事那事终未能实现。就在11 月25日我去贵州大学看望先生,在话聊时和先生还商量找个时间由我来落实这个事情。

  没想到,这次和先生见面竟是诀别,这个事情我再也做不到了。悲兮痛兮!

  12月4日中午,接到力农兄的电话说是先生在省医住院了,约我一起去。我在想,前些天和先生见面都还是好好的,和先生还聊了很长时间,先生说刚从杭州中国美院讲学回来不久,还谈了明年他想做的事,说明年要在新成立的中天美术馆做个展,看了我最近画的几幅画,他犹喜其中一幅说用西画方式表达中国画的心境有意味,让我明年也做个展,先生抽烟喝茶还是和以往一样健谈。

    怎么会住院了呢?因为力农说这次病情很严重。

    就在我和力农兄去省医的路上,尺修来电让我们不去省医了,直接去景云山殡仪馆。

    我和力农一下子都懵懂了,怎么会是这样?我和力农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力农兄知道我对先生的感情,他曾几次羡慕忌妒恨的说姜老师对我比他这个科班学生还要好偏爱我,他一路上宽慰我。我感知到先生确实对我很好,有什么事都让我如愿。是啊,人世间问情何物,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情意更重要。

  晚上见到谢阿姨,她抱着我哭,我心好痛。先生啊,我和您见面才几天呀,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您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伤感和苦痛?

  “冬日是可爱的,因为它不那么辉煌、不那么炽热,而只在寒冷中将缕缕温暖抛向人间世。”先生在他的《清谈续录》里这样写道,而在冬日的今天,思念着先生,我感受到了从先生那里传来的温暖,温暖着我的身心。

  敬爱的先生一一姜澄清老师,您一路走好!

  天地之大,自有江湖,您是澄清的······

  写于2018年 12月7日

    姜澄清先生

    1935年生,云南昭通人。是我国当代著名书画艺术理论家、著名学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一、二届学术委员会委员、贵州大学图书馆馆长、应世界儒学研究促进会邀请赴香港讲学并被特聘为该会永久名誉会长,现为贵州大学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贵州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文史馆书画理论委员会委员。获中国美术家协会“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称号,是著名的书法理论家,被誉为中国书法理论界的“常青树”。

    李勇

    山东茌平人,1964年生。 1980年参加工作,高级经济师。1988 年毕业于贵州大学,2006年获香港大学工商管理(国际)硕士学位。出版诗集《走在路上》《经受今生》(诗画集)。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贵州省青年联合会第七届委员。“经受今生”公众号创办者。

责任编辑:赵子滟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内容页右侧广告